請輸入您的出生日期

Loading

暴掠部落

對於暴掠部落來說,戰鬥只不過是為了大肆劫掠和大吃大喝所做的鋪墊。這個部落會將他們征服的一切都席捲一空,只留下一地碎片和骸骨。其他半獸人部落妒忌他們劫掠所得的財富,對他們那更勝兇悍的貪婪頗有怨言。

"歡迎來到我們的堡壘!你們的屍體將被遺棄在路上,你們的財物將用來填滿它的大廳!我們將用烈酒為黑暗魔君的可怕力量乾杯,用你們的鮮血調味!"

— 金寶貝斯納戈格

恐懼部落

恐懼部落癡迷於痛苦。不僅是製造痛苦,有時甚至是承受痛苦。恐懼部落是折磨的大師,其他的半獸人部落會因他們心生恐懼,因為他們知道被恐懼部落捕獲的結局比死亡更加可怕。每個半獸人都擅長給其他人製造痛苦,但恐懼部落則將痛苦昇華成了一門用尖叫與哀歎衡量的血腥藝術。

"我們粉碎索倫的敵人!我們讓他們顫抖、哭號、乞求!我們會讓你明白,在今天之前你對痛苦一無所知!"

— 奉獻者伊什加

神秘部落

魔多是一個黑魔法盛行的地方,而神秘部落掌握著那些可以源於幾千年前的儀式和咒法。那些儀式以鮮血與死亡為代價,換取與之相稱的力量與痛苦。雖然神秘部落的戰士和其他半獸人一樣善戰,但全魔多最令人恐懼的依然是神秘部落操控的法術和詛咒。與神秘部落作戰的要點在於,必須在其召來黑暗魔君的黑暗魔法協助前,徹底加以擊敗。有謠言認為這些魔法來自於更加上古的無名邪惡力量。

"我解讀跡象!我破譯預兆!但現在我要把一切都放在一邊,這樣我才好潑灑鮮血,砍斷肢體,撕裂血肉!"

— 術士圖姆格

機械部落

機械部落相信魔多正在迎來一個工業化和機械化的新紀元。塔蒙安格倫豐富的礦脈,讓他們的工匠和鑄造師得以替黑暗魔君提供大量戰爭物資。沖天的黑色煙柱往往就表示機械部落的工廠就在附近。機械部族的戰爭之道也趨向於機械,他們的軍隊以整齊劃一的步伐行軍。每一個部落成員都將自己看作是一部龐大機械上的一個螺絲釘——而這機械終有一天將領導整個魔多。

"我們的熔爐為黑暗魔君鑄造長矛和戰斧還有箭頭!用這些強大無比的武器,我們將粉碎一切敵人!"

— 裂骨者庫迦魯迦

黑暗部落

黑暗部落對黑暗魔君有著狂熱的崇敬,他們以潛行與欺詐為常用的手段來掌控魔多從而為黑暗魔君服務。他們精通伏擊、背叛和戰場上的詭計,其所具有的力量,遠超過從他們的數量所能估量的值。其他部落會盡可能避免與黑暗部落打交道,因為他們確信自己一定會被背叛。但在無法用其他方法來消滅一個不安分的酋長時,帶給黑暗部落的一句話通常就足以解決問題。

"你們無需害怕黑暗,兄弟們。但對那潛伏其中,等待著你們的,你們應當害怕!"

— 吞噬者盧格達什

好戰者部落

即使是在魔多的半獸人中,好戰者部落也算得上把戰爭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對於好戰者部落的半獸人來說,在戰鬥之外度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浪費。他們敷衍了事地執行行軍和守衛任務,並且希望是有別的半獸人來做。好戰者部落最偉大的酋長們在魔多的土地上留下鮮血染紅的痕跡,一路上的所有東西都被屠殺殆盡。其他部落把好戰者部落看做只會橫衝直撞的莽夫,但他們也因此對其心懷敬畏。

"以黑暗魔君的名義,我們主宰戰爭!我們尋求戰爭!我們喜愛戰爭!我們將用每一面擊碎的盾牌和每一顆頭顱彰顯索倫的榮耀!"

— 背叛者戈洛什

野性部落

在魔多居住著許多比任何半獸人都還要可怕的東西,而野性部落利用這些野獸來激發他們自身的獸性。只要條件允許,他們就會與狂獸和巨獸一同生活,而他們的衣物和盔甲上則裝飾著從狩獵的野獸身上取來的皮毛與戰利品。但野性部落對魔多野獸的崇拜遠不僅限於服飾。他們在戰鬥中咆哮、嚎叫、撕裂血肉,其兇殘絲毫不下於任何一隻狂獸。

"索倫將很高興看到魔多的野獸啃食你可悲的屍體!"

— 死亡販子烏什巴卡

嗜血部落

嗜血部落是半獸人中最喜愛殺戮的一支部落。他們的嗜血程度遠超過對戰爭、征服甚或是酷刑的喜好,且沉迷於內臟及溫熱的鮮血濺灑於其狂喜之顏的滋味。對嗜血部落的半獸人而言,殺戮充斥著渾沌,且更勝野蠻行為及同類相食。他們對外表毫不在乎,經常身著破爛的遮布或仍在滴血的獸皮。嗜血部落的半獸人通常會從敵人身上取下一小塊戰利品,例如手指、雙手或雙腳,前提是該處尚未被啃食殆盡。同樣地,其據點也是垂掛著其刀下犧牲者的外皮,提醒著他們戰役所帶來的痛快及後續饗宴的歡愉。他們樂於享有嗜血的名號,而嗜血部落的嗜殺名聲,就連最強悍的強獸人也會聞風喪膽。

"鉤子,架子!放血槽和鐵柵欄!砍刀和鋸齒!仔細想想這個畫面吧,廢物,到時候你的身體部件就會撒在這些東西上了!"

— 饕餮古布

亡命部落

亡命部落由半獸人中最為叛逆的成員所組成,他們極度蔑視任何統治者勢力,無論是異族侵略者或是魔多之主都一樣(光明及黑暗皆然)。他們極度地自傲,且自認是至上種族的一員。亡命部落視魔多為半獸人所獨占的主權之地,然而他們的戰爭渴望遠遠越過魔多的邊境,並時時憧憬能將戰火延燒至更為廣闊的中土大陸。在其他半獸人眼裡,亡命部落叛逆、骯髒且危險,是那種隨時會對索倫倒戈並將魔多佔為己有的狡詐之徒。亡命部落用他們特有的徽章「鮮血之拳」來裝飾他們的據點,並抓住一切機會向世界宣揚其種族優越論。

"長久以來,好戰的人類王國不斷地脅迫半獸人。在他們眼裡,我們無知野蠻又原始,猶如蛆蟲一般。他們覬覦我們的土地及鮮血。但是弟兄們,清算日就要來了,因為我們即將崛起!"

— 傲慢者瑞塔克

Cookie Set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