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您的出生日期

Loading

塔里昂

墓穴行者

塔里昂的一生命運坎坷、多災多難。他曾作為遊俠隊長,駐紮在剛鐸和魔多之間的黑門,當索倫的僕人進攻要塞時,塔里昂便於與他們英勇戰鬥,但不幸被捕,隨後被迫眼睜睜看著妻兒被索倫的黑掌殺害。

塔里昂本會是下一個亡魂,但他不僅沒有死,還發現自己被死神所驅逐,並與一個名叫凱勒布理鵬的精靈怨靈綁在了一起。兩個靈魂同時佔據了塔里昂的身體,塔里昂意識到自己不能與死去的家人一同安息。為了向索倫和其三個僕人 (戰錘、高塔和黑掌) 尋求復仇,塔里昂和凱勒布理鵬與魔多的半獸人展開了一場游擊戰,替塔里昂的家人報了仇,並使索倫精疲力竭。

現在塔里昂力圖結束索倫對魔多的支配,並從黑門士兵註定的厄運手中拯救剛鐸的剩餘地方。為此,他和凱勒布理鵬鑄造一枚新的權能之戒,希望它會帶來優勢。

"你真的會選擇永恆長眠嗎?明知你有機會阻止他卻袖手旁觀?新至尊魔戒的時代到來了。"

— 塔里昂

凱勒布理鵬

權能之戒的鑄造者

作為費艾諾家族的最後一員,凱勒布理鵬 (辛達林語意為「白銀之手」) 是最偉大的精靈工匠,負責製作權能之戒。凱勒布理鵬與索倫合作,為人類和矮人鑄造了十六枚戒指。他在索倫不知情的情況下,又為精靈鑄造了三枚戒指。但他被索倫欺騙,後者打造出了至尊魔戒來支配其他戒指。

後來,索倫俘獲了凱勒布理鵬,命令他進一步完善至尊魔戒,用談格瓦字母雕刻銘文。凱勒布理鵬意識到索倫野心之大,便帶著至尊魔戒逃走了。

凱勒布理鵬使用至尊魔戒的力量召集了一支強獸人軍隊,他為了魔多的統治權而與索倫抗爭。在一次與索倫的大戰中,凱勒布理鵬打敗了黑暗魔君,但失去了至尊魔戒,戒指從他的手指滑落,在致命一擊到達前滑到了索倫的手指上。為了報復,索倫在凱勒布理鵬眼前殺害了他的家人,然後用凱勒布理鵬自己鍛造的戰錘殺死了他。但凱勒布理鵬的命運已與至尊魔戒交纏在一起,在至尊魔戒被摧毀之前,他註定要有一絲靈魂殘存。

當遊俠塔里昂死於索倫的黑掌之手時,凱勒布理鵬的靈魂佔據了他的身體。凱勒布理鵬作為死靈的時間太過長久,以至於他起初記不起自己的名字和過去,但在塔里昂的幫助下,他恢復了記憶,包括如何鑄造一枚新的權能之戒的記憶。

在魔多,鮮少有人知道凱勒布理鵬這個名字,但許多人都知道光明領主,即塔里昂和凱勒布理鵬的聯合。現在聚集到光明領主堡壘的半獸人沒有意識到,他們在民間故事中聽說的「光明領主」就是歷史上的人物:凱勒布理鵬本人,幾世紀前他第一次與索倫抗爭時取了「光明領主」的綽號。

"我塑造了中土的歷史。我精心製作出了權能之戒…"

— 凱勒布理鵬

伊追爾

副隊長伊追爾是一名女戰士,也是米那斯伊希爾的軍事領袖將軍卡斯塔馬的獨生女。她在抵禦巫王的圍城中成長為一名經驗豐富的士兵,渴望在戰鬥中證明自己。伊追爾意志堅定、驕傲,並以出身於一個世代服務於米那斯伊希爾的軍人家庭而自豪。她的一生都在努力訓練,但米那斯伊希爾之圍是她第一次真正的戰爭體驗。她將自己視為城市的保護者和最傑出的歷史學家。

伊追爾的母親在她 11 歲的時候死於一次半獸人的劫掠中,因此伊追爾幾乎從小自食其力,進而促使她凡事靠自己,並且不達目的不罷休。年少時,她的目標是為母親復仇,並一次次潛入西力斯昂哥來襲擊半獸人營地。卡斯塔馬受夠了自己的女兒一次次被剛鐸巡邏隊送回來,因此將伊追爾召入軍隊,讓她有機會與半獸人正面交手。

在米那斯伊希爾之圍前,她花費大量閒暇時間,分類米那斯伊希爾大殿中的文物收藏。她對這個寶藏瞭若指掌,但卻並不清楚部分寶藏的作用,帕蘭特即為一例。

"過往的故事改變著我們,詛咒著我們,為我們樹立一個理想。我們多數人都會失敗,但我們努力過,這才是重要的。"

— 副隊長伊追爾

巴拉諾

巴拉諾隊長是僅次於將軍卡斯塔馬的副指揮官,他出身於哈拉德,成長於剛鐸王國米那斯伊希爾的一個富裕家庭中。身為一名深受信任的副官,他憑藉自己的勇敢和超凡的戰鬥能力,很早就得到了卡斯塔馬的認可。他一路晉升,成為了卡斯塔馬的保鏢,最終成為了副指揮官。

巴拉諾將自己的生命貢獻給了這座養育了他的城市。他忠誠、勇敢、道德感強,並願意為他的將軍出生入死。巴拉諾隊長很少放鬆警惕,並嚴格按照軍人的標準生活。

"米那斯伊希爾是我唯一的家園,也是我唯一的家庭,我要為保衛這裡而戰。"

— 巴拉諾隊長

艾爾塔瑞爾

凱蘭崔爾之刃

艾爾塔瑞爾被精靈女王凱蘭崔爾選中前往魔多消滅戒靈。最初她還對這個任務抱有興趣,但久而久之,她開始懷疑追捕無法殺死的敵人究竟能否實現什麼。她是一名有耐心的獵人,依靠潛行和近乎超乎尋常的安靜,然後發起毫無徵兆的進攻,希望能在戰鬥開始前便告結束。如果必要的話,艾爾塔瑞爾會在某個位置監視多天,等待戒靈之一到來。

雖然艾爾塔瑞爾並非每次都在與戒靈的交鋒中取勝,但每當勝利離她而去時,她總是能死裡逃生,並再次進行追捕。儘管如此,她的成功都是短暫的,因為倒下的戒靈能用其佩戴的權能之戒復活自身。當艾爾塔瑞爾對自己的最終目的抱有疑問時,她知曉了即使是戒靈在魔多也並非絕對安全,從而獲得了一種令人不安的滿足感,並且希望她的努力能將九戒靈局限在暗影之地。

"我擊殺因這些戒指而墮落的人們。"

— 艾爾塔瑞爾

卡斯塔馬

將軍卡斯塔馬是米那斯伊希爾軍隊的領袖。他是一名驕傲的剛鐸之子,也是赫赫有名的戰鬥英雄,很多人認為只有他才能擋住索倫鋪天蓋地的攻城大軍。他是一名備受尊重但要求嚴格的領導人,有著務實的眼光,經常能夠找到不同尋常的辦法,承擔計算精確的風險,從而達到自己的目標。

卡斯塔馬來自一個軍人之家,追隨父輩和祖輩的腳步成為了軍人。他的外表堅定,從不動搖,但十分珍愛他的女兒伊追爾,愛她勝過一切。儘管他看上去沒什麼幽默感,但仔細觀察後,就會發現他是一個富有智慧的人。在他的城市命運的重壓下,他已經開始顯露出疲倦。卡斯塔馬的智慧使他能夠辨認出毫無希望的局勢,但注重實際的頭腦又讓他總是設法從敵人身上獲取一切可能的優勢。

"保衛米那斯伊希爾的不是城牆,而是城裡的人民。我們身處一片黑暗的大海旁邊,而我們的使命是攔住大海的浪潮。"

— 將軍卡斯塔馬

屍羅

命運編織者

屍羅在魔多出現的時間早於索倫。她是名叫昂哥立安的上古邪惡生物的最後一個孩子,而中土許多惡毒的蜘蛛,包括幽暗密林的那些,都是屍羅的後代。在大多數時間裡,她都以大蜘蛛形態示人,讓半獸人和人類都心生恐懼。

塔里昂和凱勒布理鵬鑄成新至尊魔戒後,她抓走了凱勒布理鵬,並用他換取了戒指。她賦予塔里昂未來的視界,幫助後者找到了穿過米那斯伊希爾之圍和其他困境的路徑。三者之間形成了微妙的同盟關係,但凱勒布理鵬經常提醒塔里昂,屍羅或許是索倫的敵人,但她是否真的是他們的同盟,尚不明朗。

"我不會服侍任何人,除了我自己」——屍羅"

— 索倫

咕魯

至尊魔戒的追求者

至尊魔戒支配了咕魯的每個念頭,即使在戒指遠離魔多,並躺在位於夏爾的比爾博的口袋裡時也是如此。他在魔多遊蕩,尋找著「巴金斯」和至尊魔戒,屢屢比半獸人領先一步,因此後者視他為討厭的小偷。

咕魯對至尊魔戒的渴求促使他找到了「光明之主」凱勒布理鵬,繼而找到塔里昂。屍羅利用咕魯對她虔誠的敬畏,將咕魯作為附近的半獸人、也是她食物來源的間諜和誘餌。當她需要塔里昂接近自己時,咕魯便做出有效的指引。

從傳統意義上說,咕魯不強壯、不聰明、也不勇敢,但他反應迅速、生存的直覺出類拔萃。他靠著異乎尋常的詭詐和自私自利的怯懦,至今得以倖存。命運也留一小部分給他來自由發揮…

"我的直覺告訴我,在一切結束之前,咕魯的戲份尚未結束,無論是好是壞。"

— 甘道夫

卡南

自然守護者

卡南的幽靈是一種從混沌未開之時就保護著魔多的森林的原始之力。人們對她的歷史知之甚少,也不敢進入她所保護的森林中。對於魔多的半獸人來說,卡南森林是一片恐怖之地,很少有同伴能從那裡生還。同樣,卡南對人類和半獸人的事情也毫無興趣,雖然她的確對半獸人愛好掠奪的天性十分反感,尤其是他們永不知足的伐木活動。

在第二紀元中,被世人稱作塔哥洛斯的炎魔威脅世界時,她曾現身與之對抗。塔哥洛斯具有翻天覆地的能量,曾經摧毀了大片卡南的古老森林,以及住在裡面的生物。一場大戰由此而起,最終塔哥洛斯被埋在葛哥洛斯的深淵中。

像樹妻一樣,卡南最初的目的是保護生命,而不是帶來死亡,但是這二者在她眼中彷彿已經沒有區別。她像大自然一樣善變,時而狂怒、時而寧靜、時而頑皮又嚴肅。卡南的存在與森林中的巨樹綁在一起,只有在那裡,她才能化為人形。她能夠透過變化為狂獸、巨獸和雛龍,出現在魔多各地,懲罰她的敵人。然而,大多數時間,她只不過是風中的聲音。

"卡南的幽靈是樹木和野獸。尖牙和利齒。根鬚和長矛!"

— 卡南

赫里安

赫里安是米那斯伊希爾唯一一個三次被提拔成士官的士兵,因為他曾經被撤職兩次。作為新兵,赫里安以大膽、敢做的態度聞名,但他的上級認為他的作風過於粗硬,而且他還曾經因為攻擊上級軍官被免職,險些被開除。他又一次得到了提拔,但是在一次休假時的慶祝活動失控後,他又因為怠忽職守被撤職。

現在,他第三次得到提拔,赫里安正竭盡全力控制自己的脾氣。儘管如此,巴拉諾還是一次次提醒他「把脾氣留給半獸人」。

"你們這群討厭的半獸人,整天在魔多大陸出現,好像你們是這裡的主人。你們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會是。"

— 士官赫里安

達戈爾

那些從小就認識達戈爾的人說他有些「怪」,和其他孩子格格不入。達戈爾長大後,也未能擺脫這個名聲,但是他的確展現出了一種不同尋常的天賦:與生俱來的殺戮本領。十幾歲的時候,有三個歹徒誤以為他是好欺負的目標,從而幫他發現了這種天賦。

很快他就加入了剛鐸最優秀的部隊,並確立了自己的名聲︰孤獨的殺手。達戈爾的上級一再提出為他晉升,但他都拒絕了。他堅持自己是一名鬥士,而不是領袖。當他聽說如果他帶隊,就能選擇自己的任務時,才做出了讓步。現今,他的手下全都是只看中一件事情的人,那就是殺戮的機會。

"我從未想過當什麼指揮官,但殺死半獸人對我來說是天生的事,於是就變成了今天的樣子。"

— 士官達戈爾

塔蘭多

塔蘭多來自一個軍人之家,他的家族世代為剛鐸征戰。他的長輩全部都在米那斯伊希爾的軍隊中效力,為了迎接戰爭接受訓練,但同時由於索倫的長期蟄伏,因此只知道和平的滋味。在服役的整個生涯中,儘管他們付出了高尚的服務,但最大的敵人不過是無聊和千篇一律的生活。

在入伍後的最初幾年,塔蘭多的經歷也是一樣的,有時他盼著戰爭爆發,盼著經受考驗,真正為他的祖國和人民而戰。但是每當他這樣期盼時,總會感到一絲內疚,因為自己竟然不珍惜得來不易的和平,但這一切都在攻城大軍的旗幟出現在地平線上的那一刻煙消雲散。從那時起,塔蘭多不是在敵人後方奇襲,就是在城牆之上守衛著。

"如果中土的命運將在米那斯伊希爾決定,那麼我的崗位就在這裡。"

— 士官塔蘭多

攸瑞絲和蒂海爾

塔里昂的家人

攸瑞絲在塔里昂還是米那斯提力斯的一名年輕士兵時就認識了他,隨後,塔里昂殺死了一名襲擊她的貴族,他們一同開始近乎逃亡的旅程。塔里昂到了黑門,成為了遊俠,攸瑞絲也追隨著他,在那裡生下了他們的兒子蒂海爾。一家人在軍營中居住,習慣了斯巴達式的前線生活。

索倫的半獸人進攻黑門時,儘管塔里昂試圖保護他的妻子和孩子,索倫的黑掌還是抓住了他們一家三口。塔里昂被迫看著黑掌殺害了攸瑞絲和蒂海爾。黑掌隨後也割開了塔里昂的喉嚨。但是凱勒布理鵬的靈魂在塔里昂的身軀中找到了落腳之處,二者從死亡中醒來,最終殺死黑掌,為塔里昂的妻兒報仇。

"你們穿過風和水/看到白色和藍色的山脈/但是一路上,不要忘記/我對你們的愛…"

— 攸瑞絲的歌

布魯茲

真正的鬥士

布魯茲對戰鬥的熱愛與實力是無可匹敵的,即使在魔多的奧羅格中,布魯茲的名字也會引發畏懼與崇敬。在戰場和攻城中,他都是不容忽視的力量,當他被激怒時,敵人和盟友都會躲得遠遠的。他最喜歡的戰鬥是魔多的競技場中的致命較量。據說布魯茲從未輸過一場戰鬥,而布魯茲自己也傾盡全力讓這個傳言一直流傳下去,包括扯掉所有聲稱有異議的傢伙的腦袋。

在魔多的日子裡,布魯茲樹敵無數,但這些敵人並不是說那些被他擊敗的對手,因為他們很少能活下來,而是那些感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布魯茲的勝利威脅的隊長和酋長們。這些敵人對布魯茲發出了許多死亡威脅,但他認為這不過是一些「笑料」罷了。

"該讓那些弱者的腦袋與身子分家了。"

— 布魯茲

巫王

九人之首

安格馬巫王是索倫的左膀右臂,也是九個戒靈中最強大的。四千多年來,他一直是索倫最信任的僕從,一枚他在第二紀元獲得的權能之戒控制著他效忠索倫。

巫王在幾個世紀前曾與剛鐸作戰,因此尤其痛恨這個國家。在佔領了安格瑪的北方王國後,巫王的大軍穿過中土的北部區域。一支由剛鐸士兵和精靈組成的同盟軍將他們擊潰,但巫王設法逃了出來。剛鐸王子伊亞諾本想追擊巫王,但被精靈葛羅芬戴爾攔住了,後者對他說:「他的末日還未來臨,凡人之手無法將其毀滅。」從那以後,他就渴望成為米那斯伊希爾的統治者。

吸取了失敗的教訓後,巫王採取另一種戰略,利用剛鐸人的自尊心。數年之後,當伊亞諾成為剛鐸國王時,巫王再次出現,向他發起了一對一決鬥的挑戰。伊亞諾接收了挑戰,獨自策馬前往東方,從此再也沒人見到過他。此後,巫王在戰鬥中再也沒有受到過挑戰,而剛鐸也再沒有國王。

如果說凱勒布理鵬是索倫的死敵,那麼塔里昂就理所當然是巫王的死敵。僅僅看著塔里昂像其他人一樣被毀滅是遠遠不夠的,巫王對塔里昂展開了近乎瘋狂的追捕。他不打算殺死塔里昂,而是要讓他成為九戒靈中的一個。

"殺了我?你真蠢。沒有男人殺得了我!"

— 安格瑪巫王

塔哥洛斯

火焰、黑暗和陰影

像塔哥洛斯這樣被烈焰與陰影環繞的炎魔,從第一紀元就已經出現在了魔多。炎魔是世界誕生之初被腐蝕的邁阿,他們很少出現在被他們稱之為家的地下深淵之外,儘管有時矮人和半獸人挖掘得太深,也會將他們激怒。

塔哥洛斯曾是第一紀元戰爭中的一位將軍,那是邪惡的魔茍斯與維拉的戰爭。此後他就一直處於蟄伏狀態,等待著決定中土命運的最後一戰。

塔哥洛斯具備巨龍一般的破壞力,以及在黑暗中集聚了數千年的怒火,如果有機會,他能夠毀滅世界。他的火焰曾吞噬整支軍隊,即使最偉大的英雄,也將拜倒在他的力量面前。

"我的風不再吹拂。你喚醒了塔哥洛斯,直到今天大地上還遍佈著傷痕。"

— 卡南

索倫

魔多黑暗魔君

索倫原本是一種被稱為邁阿的不死靈體,遠比中土本身更為古老。從時間起源開始,索倫就希望為世界帶來秩序。他要透過自己的造物和同盟達到目的。他加入了第一個黑暗魔君魔茍斯的勢力,直到在一場與精靈的戰爭後,魔茍斯被永遠驅逐出了這個世界。索倫逃了出來,藏在中土,但是他活了下來,而且吸取了自己主人的教訓。他要做到魔茍斯未能達成的事情。

索倫與精靈珠寶匠凱勒布理鵬聯手,製造了權能之戒。然而,索倫還偷偷製造了至尊魔戒,統領其他戒指。索倫將自己的一大部分注入了至尊魔戒中,這讓他變得更強大,同時也更脆弱。至尊魔戒丟失後,索倫化為實體形態的能力變得十分有限。他從巴拉多的暗影中重返魔多,統治自己的軍隊。如果不加以阻止,他將重獲血肉之軀,他的軍隊也不會僅停留在魔多境內。

"索倫有軍隊,有戒靈,但他真正的力量是能夠洞悉敵人的弱點。"

— 凱勒布理鵬

弗特霍格

米迦勒·弗杰,1973-2016

半獸人殺手弗特霍格在魔多的半獸人中是一個傳說,這位勢不可擋的戰士總會在魔多最強大的英雄最需要的時刻,從暗影中出現。

米迦「弗特霍格」弗杰生前是 Monolith 公司的執行製作人,也是我們的摯友。在戰爭之影研發期間,米迦由於癌症離開了我們,我們想用一個魔多的不朽存在來紀念他。傳奇的半獸人殺手弗特霍格和我們記憶中的米迦一樣,總會出現在最需要他的時間和地點,解決問題,拯救我們的遊戲。

佐格

野心勃勃的死靈法師

佐格一開始只是索倫手下一個有野心的忠誠僕從。他本想前往葛哥洛斯,完成從未有任何死靈法師做到的事情。他本想為了黑暗魔君的大軍無上的榮耀,喚醒臭名昭著的炎魔塔哥洛斯。

儘管他的努力失敗了,佐格並未灰心,他的野心反而更大了。既然他可以成為新的黑暗魔君,為什麼要甘於做魔多最偉大的死靈法師呢?在龐大的侍僧網絡支持下,佐格的勢力超出了魔多。有了他們,他就能喚起一支亡靈大軍;有了他們,他就可以統治魔多並征服人類世界。對佐格來說,真正的威力並不來自於生者,而是來自於死者。

佐格擅長欺騙和誇誇其談,獲得了侍僧的無上忠誠,以及被他喚醒的屬下的愚忠。謹慎的佐格讓手下的侍僧幫他完成許多危險的儀式,自己則總是會提前溜走。只有在被困住的時候,他才會背水一戰,為生而戰,不過他總不忘了提醒塔里昂,死靈法師從不會真正死去。

"看看你周圍吧,他們是佔領了這座城市的半獸人。這是我們的軍隊,不是索倫的,也不是巫王的。這些奴隸主的統治將在今天結束,輪到我們了!"

— 永生者佐格

薩魯曼

白袍巫師

薩魯曼是五名被派往中土挑戰索倫的巫師之一,他早在受到索倫的控制前,就已渴望將至尊魔戒的力量歸為己用。他從艾辛格的高塔上窺視著魔多,對那裡發生的一切事情都很感興趣。

索倫被擊敗,埃西鐸在安都因河死去後,薩魯曼的手下前往搜尋埃西鐸的屍體和他攜帶的至尊魔戒,但一無所獲。雖然和甘道夫一樣是聖白議會的成員,薩魯曼決定自己研習敵人的藝術,並希望索倫的歸來將使至尊魔戒重新出現,這樣薩魯曼就能將其收入囊中。他也知道凱勒布理鵬和新至尊魔戒的存在,並希望索倫和凱勒布理鵬的爭鬥至少能削弱雙方的力量。

"我必須去見巫師長,他有智慧及力量。相信我,佛羅多,他知道該怎麼做。"

— 甘道夫

凱蘭崔爾

羅瑞安女皇

儘管居住在魔多以外的羅瑞安,凱蘭崔爾對與至尊魔戒有關的事情一直很感興趣。她戴著一枚凱勒布理鵬給她的權能之戒,不過那是精靈戒指中的一枚,所以索倫並不能直接予以支配。作為精靈女王,她的壽命很漫長,遠在凱勒布理鵬第一次鑄造出這些戒指時,她就已經算是博古通今了。

凱蘭崔爾在精靈中的歷史可以回溯到第一紀元,但現今,她比自己的同齡人更受索倫在魔多的行動所困擾,因此也更願意採取行動。她派出了最能幹的精靈戰士艾爾塔瑞爾追殺魔多的戒靈,讓索倫無暇他顧。凱蘭崔爾知道艾爾塔瑞爾無法永遠摧毀戒靈,但她希望能夠挫敗和拖延黑暗魔君的崛起。她設法將索倫趕出了多爾哥多,但在魔多境內,他的力量仍然一天天增長。

"你打倒了黑暗魔君,讓女皇登基!而我將不會陷入黑暗之中,我將會美麗、偉大,如同晨曦和暮色一般!如同海洋、如同太陽、如同群峰間的白雪!像是暴風和閃電一樣的恐怖!比大地還要堅牢!萬民萬物都將敬畏、愛戴我!"

— 凱蘭崔爾

Cookie Set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