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您的出生日期

Loading

暴掠部落

对于暴掠部落来说,战斗只不过是为了大肆劫掠和大吃大喝所做的铺垫。这个部落会将他们征服的一切都席卷一空,只留下一地碎片和骸骨。其他半兽人部落妒忌他们劫掠所得的财富,对他们那更胜凶悍的贪婪颇有怨言。

"欢迎来到我们的堡垒!你们的尸体将被遗弃在路上,你们的财物将用来填满它的大厅!我们将用烈酒为黑暗魔君的可怕力量干杯,用你们的鲜血调味!"

— 金宝贝斯纳戈格

恐惧部落

恐惧部落痴迷于痛苦。不仅是制造痛苦,有时甚至是承受痛苦。恐惧部落是折磨的大师,其他的半兽人部落会因他们心生恐惧,因为他们知道被恐惧部落捕获的结局比死亡更加可怕。在魔多每一个半兽人擅长给其他人制造痛苦,但恐惧部落则将痛苦升华成了一门用尖叫与哀叹衡量的血腥艺术。

"我们粉碎索伦的敌人!我们让他们颤抖、哭号、乞求!我们会让你明白,在今天之前你对痛苦一无所知!"

— 奉献者伊什加

神秘部落

魔多是一个黑魔法盛行的地方,而神秘部落掌握着那些可以源于几千年前的仪式和咒法。那些仪式以鲜血与死亡为代价,换取与之相称的力量与痛苦。虽然神秘部落的战士和其他半兽人一样善战,但全魔多最令人恐惧的依然是神秘部落操控的法术和诅咒。与神秘部落作战的要点在于必须在他们召来黑暗魔君的黑暗魔法帮助他们前彻底打败他们。有谣言认为这些魔法来自更加上古的无名的邪恶力量。

"我解读迹象!我破译预兆!但现在我要把一切都放在一边,这样我才好泼洒鲜血,砍断肢体,撕裂血肉!"

— 术士图姆格

机械部落

机械部落相信魔多正在迎来一个工业化和机械化的新纪元。塔蒙安格伦丰富的矿脉,让他们的工匠和铸造师得以为黑暗魔君提供了大量战争物资。冲天的黑色烟柱往往就表示机械部落的工厂就在附近。机械部族的战争之道也趋向于机械,他们的军队以整齐划一的步伐行军。每一个部落成员都将自己看作是一部庞大机械上的一个螺丝钉…而这机械终有一天将领导整个魔多。

"我们的熔炉为黑暗魔君铸造长矛和战斧还有箭头!用这些强大无比的武器,我们将粉碎一切敌人!"

— 裂骨者库迦鲁迦

黑暗部落

黑暗部落对黑暗魔君有着狂热的崇敬,他们以潜行与欺诈为常用的手段来掌控魔多从而为黑暗魔君服务。他们精通伏击、背叛和战场上的诡计,所具有的力量远比仅从他们的数量上能够估量的要大得多。其他部落会尽可能避免与黑暗部落打交道,因为他们相信自己一定会被背叛。但当一个不安分的酋长无法用其他方法消灭时,带给黑暗部落的一句话通常就足以解决问题。

"你们无需害怕黑暗,兄弟们。但对那潜伏其中,等待着你们的,才是你们应当害怕的!"

— 吞噬者卢格达什

好战者部落

即使是在魔多的半兽人中,好战者部落也算得上把战争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对于好战者部落的半兽人来说,在战斗之外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浪费。他们敷衍了事地执行行军和守卫任务,并且希望是有别的半兽人来做。好战者部落最伟大的酋长们在魔多的土地上留下鲜血染红的痕迹,一路上的所有东西都被屠杀殆尽。其他部落把好战者部落看做只会横冲直撞的莽夫,但他们也因此对其心怀敬畏。

"以黑暗魔君的名义,我们主宰战争!我们寻求战争!我们喜爱战争!我们将用每一面击碎的盾牌和每一颗头颅彰显索伦的荣耀!"

— 背叛者戈洛什

野性部落

在魔多居住着许多比任何半兽人都还要可怕的东西,而野性部落利用这些野兽来激发他们自身的兽性。只要条件允许,他们就会与狂兽和巨兽一同生活,而他们的衣物和盔甲上则装饰着从狩猎的野兽身上取来的皮毛与战利品。但野性部落对魔多野兽的崇拜远不仅限于服饰。他们在战斗中咆哮、嚎叫、撕裂血肉,其凶残丝毫不下于任何一只狂兽。

"索伦将很高兴看到魔多的野兽啃食你可悲的尸体!"

— 死亡贩子乌什巴卡

嗜血部落

嗜血部落是半兽人中最热衷于杀戮的一支。他们对血腥的渴望远超过对战争、征服甚至是酷刑,且沉迷于内脏及温热的鲜血溅洒于其狂喜之颜的滋味。对嗜血部落的半兽人而言,杀戮即是混沌,其含义更胜于野蛮行径与同类相食。他们对外表毫不在乎,经常身着破烂的遮布或仍在滴血的兽皮。嗜血部落的半兽人通常会从敌人身上取下一小块战利品,例如手指、双手或双脚,前提是该处尚未被啃食殆尽。同样地,其据点也是垂挂着其手下牺牲者的外皮,提醒着他们屠杀所带来的痛快及后续飨宴的欢愉。他们乐于享有嗜血的名号,而嗜血部落的嗜杀名声,就连最强悍的强兽人也会闻风丧胆。

"钩子,架子!放血槽和铁栅栏!砍刀和锯齿!仔细想想这个画面吧,废物,到时候你的身体部件就会撒在这些东西上了!"

— 饕餮古布

亡命部落

亡命部落是由半兽人中的那些最为叛逆的成员所组成的,他们对任何尝试统治他们的势力都抱有极深的蔑视,无论是那些异族侵略者还是魔多之主(不管是光明还是黑暗的)。他们极度地自傲,且固执地认为他们是超越一切的种族。亡命部落认为魔多是属于半兽人独占的主权之地,尽管他们的战争欲望已经远远地越过了魔多的边境,并且时时憧憬着能将战火烧至更为广阔的中土大陆。在其他半兽人眼里,亡命部落叛逆、肮脏且危险,是那种随时会向索伦倒戈并且占据魔多为己有的狡诈之徒。亡命部落用他们特有的徽章——鲜血之拳——来装饰他们的堡垒,并抓住一切机会向世界宣扬他们的那套种族优越论。

"长久以来,好战的人类王国不间断地胁迫着半兽人。在他们眼里,我们无知、野蛮又原始,犹如那些蛆虫一般。他们觊觎着我们的土地、我们的鲜血。但是,弟兄们,清算日就要来了,为了我们伟大的崛起!"

— 傲慢者瑞塔克

Cookie Set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