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您的出生日期

Loading

塔里昂

墓穴行者

塔里昂的一生命运坎坷、多灾多难。他曾作为游侠队长驻扎在刚铎和魔多之间的黑门,当索伦的仆人进攻要塞时,塔里昂便于与他们英勇战斗,但不幸被捕,随后被迫眼睁睁看着妻儿被索伦的黑掌杀害。

塔里昂本会是下一个亡魂,但他不仅没有死,还发现自己被死神所驱逐,并与一个名叫凯勒布理鹏的精灵怨灵绑在了一起。两个灵魂同时占据了塔里昂的身体,塔里昂意识到自己拒绝了死后与家人一同安息,只为向索伦和其三个仆人 (战锤、高塔和黑掌) 寻求复仇,塔里昂和凯勒布理鹏与魔多的半兽人展开了一场游击战,替塔里昂的家人报了仇,并使索伦精疲力竭。

现在塔里昂力图结束索伦对魔多的支配,并从黑门士兵注定的厄运手中拯救刚铎的剩余地方。为此,他和凯勒布理鹏决定铸造一枚新的权能之戒,希望能借助它力挽狂澜。

"你真的会选择永恒长眠吗?明知你有机会阻止他却袖手旁观?新至尊魔戒的时代到来了。"

— 塔里昂

凯勒布理鹏

权能之戒的铸造者

作为费艾诺家族的最后一员,凯勒布理鹏 (辛达林语意为“白银之手”) 是最伟大的精灵工匠,负责制作权能之戒。凯勒布理鹏与索伦合作,为人类和矮人铸造了十六枚戒指。他在索伦不知情的情况下,又为精灵铸造了三枚戒指。但他被索伦欺骗,后者打造出了至尊魔戒来支配其他戒指。

后来,索伦俘获了凯勒布理鹏,命令他进一步完善至尊魔戒,用谈格瓦字母雕刻铭文。凯勒布理鹏意识到索伦野心之大,便带着至尊魔戒逃走了。

凯勒布理鹏使用至尊魔戒的力量召集了一支强兽人军队,他为了魔多的统治权而与索伦抗争。在一次与索伦的大战中,凯勒布理鹏打败了黑暗魔君,但失去了至尊魔戒,戒指从他的手指滑落,在致命一击到达前滑到了索伦的手指上。为了报复,索伦在凯勒布理鹏眼前杀害了他的家人,然后用凯勒布理鹏自己锻造的战锤杀死了他。但凯勒布理鹏的命运已与至尊魔戒交缠在一起,在至尊魔戒被摧毁之前,他注定要有一丝灵魂残存。

当游侠塔里昂死于索伦的黑掌之手时,凯勒布理鹏的灵魂占据了他的身体。凯勒布理鹏作为死灵的时间太过长久,以至于他起初记不起自己的名字和过去,但在塔里昂的帮助下,他恢复了记忆,包括如何铸造一枚新的权能之戒的记忆。

在魔多,鲜少有人知道凯勒布理鹏这个名字,但许多人都知道光明领主,即塔里昂和凯勒布理鹏的联合。现在聚集到光明领主堡垒的半兽人没有意识到,他们在民间故事中听说的“光明领主”就是历史上的人物:凯勒布理鹏本人,几世纪前他第一次与索伦抗争时取了“光明领主”的绰号。

"我塑造了中土的历史。我精心制作出了权能之戒…"

— 凯勒布理鹏

伊缀尔

副队长伊缀尔是一名女战士,也是米那斯伊希尔的军事领袖将军卡斯塔墨的独生女。她在抵御巫王的围城中成长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士兵,渴望在战斗中证明自己。伊缀尔意志坚定、骄傲,并以出身于一个世代服务于米那斯伊希尔的军人家庭而自豪。她的一生都在努力训练,但米那斯伊希尔之围是她第一次真正的战争体验。她将自己视为城市的保护者和最杰出的历史学家。

伊缀尔的母亲在她 11 岁的时候死于一次半兽人的劫掠中,因此伊缀尔几乎是自己长大的,这使得她非常自信,并且不达目的不罢休。青年时代,她的目标是为母亲复仇,她一次次潜入西力斯昂哥,袭击半兽人营地。卡斯塔墨受够了自己的女儿一次次被刚铎巡逻队送回来,因此将伊缀尔召入军队,让她有机会与半兽人正面交手。

在米那斯伊希尔之围前,她花费大量业余时间,为米那斯伊希尔大殿中的文物收藏分类。她对这个宝藏了若指掌,但是并不清楚其中一些的来历,例如帕兰特。

"过往的故事改变着我们,诅咒着我们,为我们树立一个理想。我们中的大多数都会失败,但我们努力过,这才是重要的。"

— 副队长伊缀尔

巴拉诺

巴拉诺队长是仅次于将军卡斯塔墨的副指挥官,他出身于哈拉德,成长于刚铎王国米那斯伊希尔的一个富裕家庭中。身为一名深受信任的副官,他凭藉自己的勇敢和超凡的战斗能力,很早就得到了卡斯塔墨的认可。他一路晋升,成为了卡斯塔墨的保镖,最终成为了副指挥官。

巴拉诺将自己的生命贡献给了这座养育了他的城市。他忠诚、勇敢、道德感强,并愿意为他的将军付出生命。巴拉诺队长很少放松警惕,并严格按照军人的标准生活。

"米那斯伊希尔是我唯一的家园,也是我唯一的家庭,我要为保卫这里而战。"

— 巴拉诺队长

艾尔塔瑞尔

凯兰崔尔之刃

艾尔塔瑞尔被精灵女王凯兰崔尔选中前往魔多消灭戒灵。最初她还对这个任务抱有兴趣,但久而久之,她开始怀疑追捕无法杀死的敌人究竟能否实现什么。她是一名有耐心的猎人,依靠潜行和近乎超乎寻常的安静,然后发起毫无征兆的进攻,希望能在战斗开始前便告结束。如果必要的话,艾尔塔瑞尔会在某个位置监视多天,等待戒灵之一到来。

艾尔塔瑞尔并非每次都在与戒灵的交锋中取胜,但甚至当胜利离她而去时,她总能死里逃生,并再次进行追捕。相比之下,她的成功都是短暂的,因为倒下的戒灵能用其佩戴的权能之戒复活自身。当艾尔塔瑞尔对自己的最终目的抱有疑问时,她知晓了即便是戒灵在魔多也并非绝对安全,从而获得了一种令人不安的满足感,并且希望她的努力能将九戒灵局限在暗影之地。

"我击杀因这些戒指而堕落的人们。"

— 艾尔塔瑞尔

卡斯塔墨

将军卡斯塔墨是米那斯伊希尔军队的领袖。他是一名骄傲的刚铎之子,也是赫赫有名的战斗英雄,很多人认为只有他才能挡住索伦铺天盖地的攻城大军。他是一名备受尊重但要求严格的领导人,有着务实的眼光,经常能够找到不同寻常的办法,承担计算精确的风险,从而达到自己的目标。

卡斯塔墨来自一个军人之家,追随父辈和祖辈的脚步成为了军人。他的外表坚定,从不动摇,但十分珍爱他的女儿伊缀尔,爱她胜过一切。尽管他看上去没什么幽默感,但仔细观察后,就会发现他是一个富有智慧的人,在他的城市命运的重压下,已经开始显露出疲倦。卡斯塔墨的智慧使他能够辨认出毫无希望的局势,但注重实际的头脑又让他总是设法从敌人身上获取一切可能的优势。

"保卫米那斯伊希尔的不是城墙,而是城里的人民。我们身处一片黑暗的大海旁边,而我们的使命是拦住大海的浪潮。"

— 将军卡斯塔墨

尸罗

命运编织者

尸罗比索伦还早出现在魔多。她是一个名叫昂哥立安的上古邪恶生物的最后一个孩子,中土中很多恶毒的蜘蛛,包括幽暗密林中的那些,都是尸罗的后代。在大多数时间里,她都以大蜘蛛形态示人,让半兽人和人类都心生恐惧。

塔里昂和凯勒布理鹏铸成新至尊魔戒后,她抓走了凯勒布理鹏,并用他换取了戒指。她赋予塔里昂的未来视界帮助后者找到了穿过米那斯伊希尔之围和其他困境的路径。三者之间形成了微妙的同盟关系,但凯勒布理鹏经常提醒塔里昂,尸罗可能是索伦的敌人,但她是否真的是他们的同盟,尚不明朗。

"我不会服侍任何人,除了我自己” ——尸罗"

— 索伦

咕鲁

至尊魔戒的追求者

至尊魔戒主宰着咕鲁的每一个念头,即便戒指远在魔多之外的夏尔,躺在比尔博的口袋里的时候也一样。咕鲁在魔多游荡并寻找着“巴金斯”和至尊魔戒,他总是比半兽人领先一步,也总是被后者视为讨厌的小偷。

咕鲁对至尊魔戒的渴求促使他找到了“光明之主”凯勒布理鹏以及塔里昂。尸罗利用咕鲁对她虔诚的敬畏,将咕鲁作为诱捕半兽人而食之的诱饵或是间谍。当她需要塔里昂接近自己时,便指示他给予引导。

咕鲁并不强壮、也不聪明、更不勇敢,但他反应迅速、生存能力突异。他一直活在他人的欺骗和自我的懦弱之中,最终命运将会给他一小点拿去谱写。

"我的直觉告诉我,咕鲁还有一份使命尚未完成。而且在这一切结束之前谁也不知道他的命运何去何从。"

— 甘道夫

卡南

自然守护者

卡南的幽灵是一种从混沌未开之时就保护着魔多的森林的原始之力。人们对她的历史知之甚少,也不敢进入她所保护的森林中。对于魔多的半兽人来说,卡南森林是一片恐怖之地,很少有同伴能从那里生还。同样,卡南对人类和半兽人的事情也毫无兴趣,虽然她的确十分反感半兽人爱好掠夺的天性,尤其是他们永不知足的伐木活动。

在第二纪元中,当被人们称作塔哥洛斯的炎魔威胁世界时,她曾现身与之对抗。塔哥洛斯具有翻天覆地的能量,曾经摧毁了大片卡南的古老森林,以及住在里面的生物。一场大战由此而起,最终塔哥洛斯被埋在了葛哥洛斯的深渊中。

像树妻一样,卡南最初的目的是保护生命,而不是带来死亡,但是这二者在她眼中仿佛已经没有区别。她像大自然一样善变,时而狂怒,时而宁静,即顽皮又严肃。卡南的存在与森林中的巨树绑在一起,只有在那里,她才能化为人形。她能够通过变化为狂兽、巨兽和雏龙,出现在魔多各地,惩罚她的敌人。然而,大多数时间,她只不过是风中的声音。

"卡南的幽灵是树木和野兽。尖牙和利齿。根须和长矛!"

— 卡南

赫里安

赫里安是米那斯伊希尔唯一一个三次被提拔成士官的士兵,因为他曾经两次被撤职。作为新兵,赫里安以大胆、敢做的态度闻名,但他的上级认为他的作风过于粗硬,而且他还曾经因为攻击上级军官被免职,险些被开除。他又一次得到了提拔,但是在一次休假时的庆祝活动失控后,他又因为怠忽职守被撤职。

现在,他第三次得到提拔,赫里安正竭尽全力控制自己的脾气。尽管如此,巴拉诺还是一次次提醒他“把脾气留给半兽人”。

"你们这群讨厌的半兽人,整天在魔多大陆出现,好像你们是这里的主人。你们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 士官赫里安

达戈尔

那些从小就认识达戈尔的人说他有些“怪”,和其他孩子格格不入。达戈尔长大后,也未能摆脱这个名声,但是他的确展现出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天赋:与生俱来的杀戮本领。十几岁的时候,有三个歹徒误以为他是好欺负的目标,从而帮他发现了这种天赋。

很快他就加入了刚铎最优秀的部队,并确立了自己的名声,孤独的杀手。达戈尔的上级一再提出为他晋升,但都被拒绝了。他坚持自己是一名斗士,而不是领袖。当他听说如果他带队,就能选择自己的任务时,才做出了让步。今天,他的手下全都是只看中一件事情的人,那就是杀戮的机会。

"我从未想过当什么指挥官,但杀死半兽人对我来说是天生的事,于是就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 士官达戈尔

塔兰多

塔兰多来自一个军人之家,他的家族世代为刚铎征战。他的长辈全部都在米那斯伊希尔的军队中效力,为了迎接战争接受训练,但同时由于索伦的长期蛰伏,只知道和平的滋味。在服役的整个生涯中,尽管他们付出了高尚的服务,但最大的敌人不过是无聊和千篇一律的生活。

在入伍后的最初几年,塔兰多的经历也是一样的,有时他盼着战争爆发,盼着经受考验,真正为他的祖国和人民而战。但是每当他这样期盼时,总会感到一丝内疚,因为自己竟然不珍惜得来不易的和平,但所有这些都在攻城大军的旗帜出现在地平线上的那一刻烟消云散。从那时起,塔兰多不是在敌人后方奇袭,就是守卫在城墙之上。

"如果中土的命运将在米那斯伊希尔决定,那么我的岗位就在这里。"

— 士官塔兰多

攸瑞丝和蒂海尔

塔里昂的家人

攸瑞丝在塔里昂还是米那斯提力斯的一名年轻士兵时就认识了他,随后,塔里昂杀死了一名袭击她的贵族,他们一同开始近乎逃亡的旅程。塔里昂到了黑门,成为了游侠,攸瑞丝也追随着他,在那里生下了他们的儿子蒂海尔。一家人在军营中居住,习惯了斯巴达式的前线生活。

索伦的半兽人进攻黑门时,尽管塔里昂试图保护他的妻子和孩子,索伦的黑掌还是抓住了他们一家三口。塔里昂被迫看着黑掌杀害了攸瑞丝和蒂海尔。黑掌随后也割开了塔里昂的喉咙。但是凯勒布理鹏的灵魂在塔里昂的身躯中找到了落脚之处,二者从死亡中醒来,最终杀死黑掌,为塔里昂的妻儿报仇。

"你们穿过风和水/看到白色和蓝色的山峰/但是一路上,不要忘记/我对你们的爱…"

— 攸瑞丝的歌

布鲁兹

真正的斗士

布鲁兹对战斗的热爱与实力是无可匹敌的,即使在魔多的奥罗格中,布鲁兹的名字也会引发畏惧与崇敬。在战场和攻城中,他都是不容忽视的力量,当他被激怒时,敌人和盟友都会躲得远远的。他最喜欢的战斗是魔多的竞技场中的致命较量。据说布鲁兹从未输过一场战斗,而布鲁兹自己也倾尽全力让这个传言一直流传下去,包括扯掉所有声称有异议的家伙的脑袋。

在魔多的日子里,布鲁兹树敌无数,这并不是说那些被他击败的对手,因为他们很少能活下来,而是感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布鲁兹的胜利威胁的队长和酋长们。这些敌人对布鲁兹发出了许多死亡威胁,但他认为这不过是一些“笑料”罢了。

"是时候让那些弱者的脑袋与身子分家了。"

— 布鲁兹

巫王

九人之首

安格马巫王是索伦的左膀右臂,也是九个戒灵中最强大的。四千多年来,他一直是索伦最信任的仆从,一枚他在第二纪元获得的权能之戒控制着他效忠索伦。

巫王在几个世纪前曾与刚铎作战,因此尤其痛恨这个国家。在占领了安格玛的北方王国后,巫王的大军穿过中土的北部地域。一支由刚铎士兵和精灵组成的同盟军将他们击溃,但巫王设法逃了出来。刚铎王子尔诺本想追击巫王,但被精灵葛罗芬戴尔拦住了,后者对他说:“他的末日还未来临,凡人之手无法将其毁灭。”从那以后,他就渴望成为米那斯伊希尔的统治者。

吸取了失败的教训后,巫王采取另一种战略,利用刚铎人的自尊心。数年之后,当尔诺成为刚铎国王时,巫王再次出现,向他发起了一对一决斗的挑战。尔诺接收了挑战,独自策马前往东方,从此再也没人见到过他。此后,巫王在战斗中再也没有受到过挑战,而刚铎也再没有国王。

如果说凯勒布理鹏是索伦的死敌,那么塔里昂就理所当然是巫王的死敌。仅仅看着塔里昂像其他人一样被毁灭是远远不够的,巫王对塔里昂展开了近乎疯狂的追捕。他不打算杀死塔里昂,而是要让他成为九戒灵中的一个。

"杀了我?你真蠢。没有活人能杀得了我!"

— 安格玛巫王

塔哥洛斯

火焰、黑暗和阴影

像塔哥洛斯这样被烈焰与阴影环绕的炎魔,从第一纪元就已经出现在了魔多。炎魔是世界诞生之初被腐蚀的迈阿,他们很少出现在被他们称之为家的地下深渊之外,尽管有时矮人和半兽人挖掘得太深,也会将他们激怒。

塔哥洛斯曾是第一纪元战争中的一位将军,那是邪恶的魔苟斯与维拉的战争。此后他就一直处于蛰伏状态,等待着决定中土命运的最后一战。

塔哥洛斯具备巨龙一般的破坏力,以及在黑暗中集聚了数千年的怒火,如果有机会,他能够毁灭世界。他的火焰曾吞噬整支军队,即使最伟大的英雄,也将拜倒在他的力量面前。

"我的风不再吹拂。你唤醒了塔哥洛斯,直到今天大地上还遍布着伤痕。"

— 卡南

索伦

魔多黑暗魔君

索伦原本是一种被称为迈阿的不死灵体,远比中土本身更为古老。从时间起源开始,索伦就希望为世界带来秩序。他要通过自己的造物和同盟达到目的。他加入了第一个黑暗魔君魔苟斯的势力,直到在一场与精灵的战争后,魔苟斯被永远驱逐出了这个世界。索伦逃了出来,藏在中土,但是他活了下来,而且吸取了自己主人的教训。他要做到魔苟斯未能达成的事情。

索伦与精灵珠宝匠凯勒布理鹏联手,制造了权能之戒。然而,索伦还偷偷制造了至尊魔戒,统领其他戒指。索伦将自己的一大部分注入了至尊魔戒中,这让他变得更强大,同时也更脆弱。至尊魔戒丢失后,索伦化为实体形态的能力变得十分有限。他从巴拉多的暗影中重返魔多,统治自己的军队。如果不加以阻止,他将重获血肉之躯,他的军队也不会继续留在魔多境内。

"索伦有军队,有戒灵,但他真正的力量是能够洞悉敌人的弱点。"

— 凯勒布理鹏

弗特霍格

米迦勒·弗杰,1973-2016

半兽人杀手弗特霍格在魔多的半兽人中是一个传说,这位势不可挡的战士总会在魔多最强大的英雄最需要的时刻,从暗影中出现。

米迦·“弗特霍格”·弗杰生前是 Monolith 公司的执行制作人,也是我们伟大的朋友。在战争之影研发期间,米迦由于癌症离开了我们,我们想用一个魔多的不朽存在纪念他。传奇的半兽人杀手弗特霍格和我们记忆中的米迦一样,总会出现在最需要他的时间和地点,解决问题,拯救我们的游戏。

佐格

野心勃勃的死灵法师

佐格一开始只是索伦手下一个有野心的忠诚仆从。他本想前往葛哥洛斯,完成从未有任何死灵法师做到的事情。他本想为了黑暗魔君的大军无上的荣耀,唤醒臭名昭著的炎魔塔哥洛斯。

尽管他的努力失败了,佐格并未灰心,他的野心反而更大了。既然他可以成为新的黑暗魔君,为什么要甘于做魔多最伟大的死灵法师呢?在庞大的侍僧网络支持下,佐格的势力超出了魔多。有了他们,他就能唤起一支亡灵大军。有了他们,他就可以统治魔多,征服人类世界。对佐格来说,真正的权力并不来自于生者,而是来自于死者。

佐格擅长欺骗和夸夸其谈,获得了侍僧的无上忠诚,以及被他唤醒的追随者的愚忠。谨慎的佐格让手下的侍僧帮他完成许多危险的仪式,自己则总是会提前溜走。只有在被困住的时候,他才会背水一战,为生而战,不过他总不忘了提醒塔里昂,死灵法师从不会真正死去。

"看看你周围吧,他们是占领了这座城市的半兽人。这是我们的军队,不是索伦的,也不是巫王的。这些奴隶主的统治将在今天结束,轮到我们了!"

— 永生者佐格

萨鲁曼

白袍巫师

萨鲁曼是五名被派往中土挑战索伦的巫师之一,他早在受到索伦的控制前,就已渴望将至尊魔戒的力量归为己用。他从艾辛格的高塔上窥视着魔多,对那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很感兴趣。

索伦被击败,埃西铎在安都因河死去后,萨鲁曼的手下前往搜寻埃西铎的尸体和他携带的至尊魔戒,但一无所获。虽然和甘道夫一样是圣白议会的成员,萨鲁曼决定自己研习敌人的艺术,并希望索伦的归来将使至尊魔戒重新出现,这样萨鲁曼就能将其收入囊中。他也知道凯勒布理鹏和新至尊魔戒的存在,并希望索伦和凯勒布理鹏的争斗至少能削弱双方的力量。

"我必须去见巫师长,他有智慧及力量,相信我,佛罗多,他知道该怎么做。"

— 甘道夫

凯兰崔尔

罗瑞安女皇

尽管居住在魔多以外的罗斯洛立安,凯兰崔尔对与至尊魔戒有关的事情一直很感兴趣。她戴着一枚凯勒布理鹏给她的权能之戒,不过是精灵戒指中的一枚,索伦并不能直接支配。作为精灵女王,她的寿命很漫长,远在凯勒布理鹏第一次铸造出这些戒指时,她就已经算是博古通今了。

凯兰崔尔在精灵中的历史可以回溯到第一纪元,但如今,她比自己的同龄人更受索伦在魔多的行动所困扰,因此也更愿意采取行动。她派出了最能干的精灵战士艾尔塔瑞尔追杀魔多的戒灵,让索伦无暇他顾。凯兰崔尔知道艾尔塔瑞尔无法永远摧毁戒灵,但她希望能够挫败和拖延黑暗魔君的崛起。她设法将索伦赶出了多尔哥多,但在魔多境内,他的力量仍然一天天增长。

"你打倒了黑暗魔君,让女皇登基!而我将不会陷入黑暗之中,我将会美丽、伟大,如同晨曦和暮色一般!如同海洋、如同太阳、如同群峰间的白雪!像是暴风和闪电一样的恐怖!比大地还要坚牢!万民万物都将敬畏、爱戴我!"

— 凯兰崔尔

Cookie Settings